我是谁我要干什么

假装是秀秀系列

之前贴吧看到一个脸型,自己试着往她的方向改了下,不是很像唉_(:з」∠)_可惜也求不到数据

乱七八糟的截图

《不如写完再起名》草稿(十)

(十)

“你是……灿灿?”阿水站起来盯着君灿的脸看,比划着,“灿灿这里有个心形的胎记。”

君灿也吃了一惊:“是……我小时候脸颊这里有个心形的胎记,后来莫名其妙就长没了,你认得我?”

阿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露出惊喜的表情。

“师妹,真的是你?!我是你水师姐,你还记得我吗!很小的时候,苗疆的虞师父,我从小跟着她,后来游历到你的村子,师父也收了你做徒弟,我们以师姐妹相称,其实也就是个玩伴而已那时候太小也没学到什么。后来我们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,师父也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,走前她介绍我拜入万花谷成为万花弟子,我就一直在谷内修习,没有出去过,也就……”

君灿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,不知道阿水在说些什么,但是眼泪夺眶而出。村子被毁后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“故人”,一场仿佛穿越了生死的相识。仪杉在一旁安静地看着,道法自然,这也是道吗。

 

一场故友相见是乱世中难得的一丝平静,但是仪杉始终没有打消对阿水的怀疑,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,带着一个类似化名的名字,一路跟着雨灯真的没有什么别的阴谋?她出身万花谷,身上有世外桃源里文墨棋画熏陶出来的风雅气质,她自称幼年跟随苗疆师父,又带点不似万花弟子的小诡谲,让人看不透,现竟又变成了君灿的“儿时旧友”,仪杉始终心有疑虑。阿水也偶尔瞥向仪杉,似乎看出了仪杉对她的怀疑,朝仪杉挤了挤眼睛。看着阿水君灿又不禁想起了黑芒,同样是万花弟子却是不一样的气息,不过都跟雨灯有段小缘分这点倒是挺像的,不知道他跟自己师兄……阿水和君灿聊了很多,没聊多少过去,倒是聊当下多些。晚上,小徒弟们都安顿下,三个人走到河边,映着明月听着流水。

“所以这就是我做出的决定,把九儿送回秀坊后,我就准备出去游历,一个人。我想到的答案便是,我要亲眼去看看是什么,我逃避过的、我知道过的、我不知道的,我要亲眼亲身去确定,能看到多少便看多少,直到我不想看了为止。”君灿脸上神采奕奕,“我还要去更远的人们都不知道的地方,看看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,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改变我。”

“噗。”仪杉笑了起来,君灿一脸茫然。“怎么感觉你才是个道士,哈哈哈。”

君灿脸一红,旁边阿水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“哎呀你们讨厌~”

“想去就去吧,记得回来,我们等着你。”

“……嗯!”

 

一路向东,你来我往,仪杉一行往东去了天策,送走杨风酒;继续往东,接上雨灯,多了新伙伴阿水;到了七秀坊,君灿说明原因只身远行。君灿惜九九年纪小,临走前与仪杉交代让九九拜仪杉为师,君灿走后,仪杉对九九说:“你师父欲让你拜我为师,我却知你心中只有她一个师父,你我二人便以朋友相处。若怕师命难违,我只得你一句口头的师父,我们一起等她回来。”君九九虽难过在心,却好像一下子长大了,决心长留坊中潜心修习。杨晓一路上话不多,也暗暗做了什么决定,告别师父先行返回纯阳宫。雨灯半路上也有过不清醒的时候,最后她眼神清凉表示要去找黑芒,不知道她要从何找起,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。

“那么你呢?”阿水和仪杉异口同声问对方。

“我从谷里出来,找寻一个人,现在我不找他了,去哪都一样。”

“听说龙门荒漠深处有奇异的龙卷风,背后似有什么有趣的故事,感兴趣吗?”

“好啊,走吧。”

仪杉没想到,最后她竟是与这个神秘的万花弟子同行,一路喧嚣散去,似又回到原点,但又是新的起点。她一直当自己是个旁观者,像华山的雪,静看日月星辰变换,却不知早已成了故事中的人,亦成了写故事的人。

 

《不如写完再起名》草稿(九)

(九)

金水镇。

“你……真这么打算?”

“是的,这一路我想了很多,我——”

“师父父!这个超好吃啊!”九九从远处跑过来,君灿止住了当前的话题。

“狮虎虎,我跟小羊打赌他输了,他只能看着我吃哈哈哈哈。我还要再买点这个,寄给风酒师弟!”九九嘴里塞满食物说话也不清楚了,小羊就站旁边傻笑。“师父父,听说再往那边走就是扬州了,我们快回家了呢。”

君灿轻轻拍拍九九的头,对面前的仪杉轻轻一笑。君灿、仪杉一行,从纯阳宫行至天策府,将风酒送回天策。他们得到特例参观了天策大营,祭拜了将军冢,这风雨飘摇的江山,便是由这满目苍夷的天策府支撑着一边。战士们衣衫破旧伤痕累累,但眼神清澈坚定神态昂扬,他们是将多少故事和痛楚藏在了心底才以这样的姿态站立在乱世中,这个世界是不美好的,正义不一定赢,对的人不一定活着,好的东西也会消亡。君灿起初是逃避的,现在她打算面对起来,但是如何面对也是个问题,是麻木的接受,是乐观改变,或是说冷眼旁观,君灿心乱如麻,在这乱世谁都不容易,然而踏足江湖就代表她有一颗不甘平静的心,她从未有一刻松懈过练功,这江湖路,踏上了就回不去,她也没打算回去。在天策府的几日她内心也是翻天覆地的变着,时而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时而站在上天视角好似俯瞰苍生。天策府血色的漫天晚霞,是黎明前的破晓,还是毁灭前的最后一点光?

仪杉似乎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,但她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,只是静静陪着君灿,看似是柔小的女子,却是火一样的心,她会自己找到自己答案。一路行至这金水镇,君灿看来已经找到了答案。

 

“金水镇的风景真不错,天气也好,我们就多住几天吧!今天我们吃大餐!”一大早起来,君灿心情不错。

“师父父,你老这么花钱大手大脚。”九九揉着眼睛打着哈欠。

“哈哈哈哈哈!”君灿掐着腰大笑,“你狮虎虎我,路过赌坊,就用随身带的一个铜板,赢了这么多出来,棒不棒!”

“这样不好师父父……”

“等你师父父我好运都花光再说吧,我有少过你一只鸡腿吗。”君灿得意地说,门外准备敲门的仪杉师徒一脸黑线。

饭桌上,两个嘴里塞满食物的小家伙互相嘀咕,一个说我师父出门就掉钱袋,买个菜都被坑,一个说我师父父有天随便跟着人群吆喝几句就分到了好多金子……

“什么人!”君灿抽出双剑快速接近来人,仪杉未动,一个气场已悄悄铺下。

“啊,小羊的鸡腿没了!”

“小——啊!朋友不要激动!”一个女子举起双手,眼神却四下乱飘,“我什么也没有做,你看我手上什么也没有,呃什么也没有。”

“这个死小雨,我竟没有拦住她,这几个人看起来不简单我又要冤死啊……”阿水心里苦不堪言。

“我看你刚才明明动了杀气。”仪杉冷冷地说道。

“我冤枉啊……”阿水在心里叫苦,“我不动真格的怎么能拦得住那个小鬼。”阿水心里焦急万千,思索着怎么讲出个所以然来,先脱身为上,得赶快找到小雨,免得她惹出什么祸危及性命。

“诶?阿九,阿灿,阿杉?还有阿晓,原来是你们啊。”一个小乞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说完话爬上桌子开始吃。

“雨灯?!”仪杉一脸诧异和惊喜,拨开雨灯的头发,虽然衣服破旧,但是还是干干净净的笑脸,就是这吃相真是一言难尽。君灿也放下武器跑到雨灯面前,跟九九小羊凑一起对雨灯问寒问暖。

“我还在这站着呢朋友们……”阿水站门口一脸黑线。

仪杉握着武器走到阿水面前,一脸戒备,“你是什么人,你对雨灯做了什么?”

“哎呀这位姐姐刚对不住,我不是故意的,快过来一起坐吧。”

“等等,她还有点可疑——”

“我看这个姐姐不像坏人。”仪杉话还没说完,阿水已经被君灿拉到桌子旁坐下了。

“原来她的名字是雨灯。”阿水一脸无奈的说,“我叫阿水,我们俩算是,呃……互相捡到了对方吧。不对,应该是我捡到的她。”

“咦?阿水的本名就是阿水吗?”雨灯狂吃的中间插了句话。众人看向阿水,阿水点头表示“是”。确实没有消除仪杉对她的怀疑。

“小雨不是会偷别人东西的孩子。”阿水急切想解释什么,“我一人时替人写写书信,或给人开方子,自己是饿不到的。可是雨灯她食量……呃略大,她大概是不想我把口粮都给她才溜跑出来偷…啊不做这种事。但是她会给人做事来弥补,不会白吃人家的,她力气可大了,帮别人做事,她是好孩子。”

仪杉听完有点错愕,欠身道:“冒犯阿水姑娘了,在下仪杉,是我疏于管教,徒弟雨灯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我叫君灿,这是我的徒弟君九九,这是杉姐姐的徒弟杨晓。”

“啊……嘿嘿没事没事的,你们好。”阿水的紧张感缓解了些,“咦……灿灿?”

 

《不如写完再起名》草稿(八)

阿水本是个漫无目的的,只为一个缥缈的身影盲目游荡,不是抓不住衣角,甚至连那个身影是不是存在也不一定,后来跟上有独特气质的丐帮小姑娘,似乎有了点眉目,结果弄半天这小姑娘竟是个比她还盲目的,俩人竟然就这样结伴江湖了……

“这设定不太对啊…”阿水心里嘀咕着,“我是要找人的,怎么跟着个傻愣的小乞丐混起来了。”

“阿水你要找什么人?哦对了你说过你是要找人的。”小雨叼着根草说道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喂!”阿水要炸了扶额道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会读心术吗。”

小雨没有说话,不知道看向什么地方,然后坐下打坐,阿水有点莫名其妙,也坐下调息,吞吐着林间万物的灵气,烦躁的心情也静了下来,回想自己跟小雨的莫名同行,从龙门一路南下,从黄沙万里到鸟语花香,世间万千也一步步走过来了,走了这么多步已经不想在意第一个脚印里的故事了,身后的脚印会被大地记着,前面还有万水千山。阿水轻轻睁开眼,身心放松地看着身边的小雨,心情复杂又简单,不过她似乎发现小雨运行内息的方式……

“你……为何会我万花谷的调息心法?”阿水有点迟疑,“你……看了我……练功?”

小雨没有说话,站起来后退了几步,然后运功朝阿水跑过来,接着两个人飞上了天,阿水诧异道:“这是丐帮的……双人轻功?”但很快她没有时间诧异,身边的景物越来越远飞的越来越高阿水一路尖叫被重新带回地面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小雨捂着肚子笑的喘不过来气。

“好你个小丫头,学会捉弄了我哈,看你哪跑!”阿水掏出毛笔按住小雨在她脸上画了个大王八。

俩人闹腾了一会儿躺在草丛里,阿水伸手挡住阳光,光从她指缝里漏出来刺得她不禁眯起眼睛。

“不知道怎么就会了。”小雨说,“我学的太快了,我不去看阿杉他们练功,怕一看就学会。我也不想看阿水练功的,但避不开还是学会了一点,对不起。”

“阿水说我像丐帮,我有偷偷看过路边的那种穿着打扮不一样的乞丐,学会了这个飞飞。师父说我根骨奇佳,我也许会成为一个武林高手,可我不想。我可以会看一眼就学会,也可以不看再把它忘掉,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,阿水跟我很像,但现在阿水也跟我不像了。我果然还是应该去找小黑的,说好的包包还没有给我买……”

阿水听着小雨呢喃,没有说话。两个人一路走来,已是亲密无间,同时依然是两个人,各自走着各自的路。她俩总有一天会分开,分开,也能好好地走自己的路。

“也是个很棒的同伴呢!”阿水想,“这个江湖,有点寂寞啊……”

“咕——”

“咕——”

……

 

《不如写完再起名》草稿(七)

(七)

“水……水…”干渴的喉咙似乎得到了滋润,但略微有点辣,轻咳了下,那滋润便没了,不禁想要更多,“好渴,水……咕嘟咕嘟…”干渴的嗓子终于得到了缓解,可以睡的安稳些了。

“小乞丐……小乞丐!快醒醒!”被什么人猛烈的摇晃着。

“灌了点酒怎么没反应了,不会有啥事吧……”来人有点慌,晃的更起劲了。

“嗯?……谁呀?”小乞丐被晃醒了,除了被强行晃醒的睡脸,一切都看起来很好。

“看来是没事。果然是丐帮的,灌了这么多酒还神行无恙没跑了……”

“咦?你在说什么呀?”小乞丐有点清明些了,“刚是你给我的水吗?你可真是个好人,我好渴呀。”

“诺,这里还有,都给你了。”

“谢谢你。我叫小雨,你叫什么?”

“呃……我叫……你刚才喊什么来着?”

“水……哦你叫阿水!”

“哦……哦哦,对的,我就叫这个!”

“谢谢阿水!你跟了我一天还给我水喝,你可真好~”

“!!”号称阿水的人面露诧异的神色,内心想:“没想到竟被发现。还好她只发现我跟她一日,并不知晓我已跟她五日之多。”

“咳咳,我可不是什么好人,我只是想利用你而已。”

“咦?那是什么?”小雨放下水壶。

“那我就直说了。你是丐帮的人吧,我看你武学修为极高,甚至已有无我的境地,怕是丐帮里的厉害人物。”小雨瞪着大眼睛看着阿水,阿水被瞪的有点慌,继续讲下去,“找你们丐帮最是简单又最是难的事。我觉得你是厉害人物跟着你,不是想觊觎你什么,只是想打听人。”

“可我不是丐帮呀。”

“别用你那无辜的眼睛看着我。这小把戏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,你这装糊涂装天真也真是一等一的出神入化。”

“可我真的不是丐帮。”

看这眼前的小乞丐,虽真天真假天真有点忽悠人,但是说起不是丐帮这句倒也不像是骗人。阿水有点晕,自己跟了这么多天难道真看走眼了,这小乞丐跟她以前遇到的丐帮弟子都不一样,跟了这么多天,终于能确认的时候却来了这么一出,她有点不能接受。眼睛一瞥,看到地上有跟树枝,挑起来递给小雨。

“给,你耍几下给我看看。”

小雨不明所以的结果了短棒,只是觉得新奇,像她平时那样耍完了起来。起初是一些初级纯阳心法的招式,只是越来越散漫自由,最后只能算是胡乱耍了起来。阿水在一边看着若有所思,这孩子是根骨奇佳的,看起来只是花拳绣腿的样子,但一些招式却又有独特的锐利,看不清是藏拙还是碰巧。

“阿水,你这棍子好玩,比那刀刀剑剑的好玩,我以后就玩这个了哈哈!”说完小雨把棍子别再腰间。

“更像丐帮了好吗!”阿水心里有点崩溃。

“阿水你还跟我一起走吗?”

“嗯?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去昆仑找小黑,你跟我一起吧。”

“我干嘛要去什么昆仑。”阿水暼一眼小雨,“你是一个人走不过这沙漠吧。你知道我跟着你,所以才敢只身往这荒漠中间走是吧。”

“诶嘿嘿。”

“那你说说清楚,你要找的什么人。这龙门走去昆仑可不简单,不知道你这小孩怎么来的,那可不是小孩子能简单到的地方。”

“我找小黑,小黑就是,小黑说他去昆仑了。”

阿水扶额,感情这根本不是个世外高人只是个有点愚笨的小孩?

“小黑有!小黑也有这个样子的笔,别在这里!”小雨拍拍自己的腰,“小黑最喜欢穿的衣服跟你的也好像!”

“咦?这么说来,你说的小黑也是万花弟子?”

“什么花,对!就是那个花,养花养的可好了!”

“哎,你这什么跟什么。”阿水无语,“你看好,如果他也如我这般着装,腰间有这这样纹路的配饰,那便跟我一样是万花弟子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哦什么哦。”阿水戳了小雨的脑门,“如果他是万花,那么他现在肯定不在昆仑。我万花弟子出世者本就不多,前几天昆仑那事,谷中已发紧急命令,令所有万花弟子离开昆仑。你那小黑肯定不在昆仑了,你要按照离开昆仑的路线说不定还能找到。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回谷了呢。”

“小黑他……找不到了……”小雨的眼神变的空洞。一边的阿水看的有点心疼。

“咕——”肚子叫的声音打破了安静。

“走,姐姐带你吃好吃的,别管什么小黑小白了!”阿水有点心软了,领着小雨往客栈方向回。

“老板!椒香烤鸡来两只!唔——。”刚到客栈门口小雨就大喊大叫。惊的阿水赶快捂住她的嘴。“呃,面,老板,就来两碗面,别的不要。”

“乖乖你可别乱喊,吃白食还这么大口气,我呀,就够你个面钱。”

“哦。小黑每次都给我买烧鸡的,他不能吃鸡每次只能看着我吃。”

“哼,我可没你小黑那么大方。”

“嗯。看来小黑是个顶好的人,月间绣庄的包包是最好看的,小黑总给我买的!阿水也是好人,给我水喝还给我饭吃。”

阿水嘴角抽搐,若不是那一脸无辜的小脸,这可不像是被感谢,更像被嘲讽了。

饭饱水足。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商量些什么。

“阿水你要回你们万花谷,带上我吧。”

“我可没说要回谷。”

“那你再跟着我吧,说不定我就是丐帮呢。”

“你个小孩!”阿水上手把小雨的脸揉成了包子,“你有师父吗?你哪门哪派的?”

“我……我是纯阳的。”

“噗——华山上那群咩?”阿水在脑袋上比个羊角,“你说你不是丐帮我勉强信了,你说你是纯阳的我可不信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什么啊嗯!”阿水眼珠一转,心里盘算着什么。这小孩明显是不同寻常的,寻常的人已经寻遍了,现在也只有不寻常的人才能让她找到一丝那人的消息,要不就先跟着,走一步算一步。这小孩,也不是很讨厌……

 

一言不合就登顶系列

剑三动物园